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當平日喧嘩的住宅區因為假日而變得空曠的時候,我抽出泛黃的日記本,趴在太陽常光臨的陽台細細品讀過去。陽光雖然刺眼,但是懶洋洋的狀態卻能因為這一米陽光而清醒。這樣的氣氛中,我會一如既往地如你記憶中的我一樣,喜歡泡一杯茶,只泡著,一滴也不喝。不過,我的品味已經改變,不再是那個單純喜歡茉莉花的女生,而是複雜地摻著菊花和綠茶,在一抹清淡中,尋找另一方的靜謐。 翻開日記本最中間的一頁,你在那裡說,你一直都很難認真地把我瞭解透徹,語氣中明顯地指責我的善變。你會用各種不同的理由來推搪我的請求,不會對我妥協任何一件事,你的意思是害怕把我寵壞。我從來就不幻想我是灰姑娘,也不渴望你是有風度的王子,更不會期待你像紳士一樣有禮貌的對待我。我只是想要得到一點關心,而你卻將我驅趕出門。天空下著好大的雨,我站在風雨中,那般彷徨,那般無助,只能婉轉地回頭等待你的同情。多少次我下定決心離開你,又被淒慘的現實逼回原地。不錯,就是你說的一樣,離開了你,我將會是一無所有的流浪兒,沒有你的收留,我幾乎看不到明天在哪裡!而這樣膽怯的我永遠都在你的圈套不得脫身,我沒有能力離開你。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我還在原地踏步。 當秋天的風吹過,甚至吹痛我的臉頰的時候,你突然將一抹新風景扔在我的眼前。你諷刺我,要我好好欣賞什麼是美麗的風景,什麼才叫亮麗閃人,什麼是真實可靠。我才終於明白,森林公園裡的笑聲不是幻聽,街上卿卿我我的背影不是我的錯覺,現實很清晰地描寫殘酷,它那麼認真,那麼明顯,而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欺騙了自己。 當新的風景佔據了你和我的視線後,你的眼神變得很溫柔,但在我眼中一切都那麼冰冷,幾乎讓夏天也沒了溫度。收拾了幾件簡單的行李,走出所謂的人間天堂,沒有了任何的期待,不再盼望手機會響起,不再期待能收到你挽留的信息。而我也不會再那麼不顧一切地求一個收留。拖著行李,走在人頭擁擠的路上,不斷地與陌生人擦肩而過。風吹過,留下一陣寒冷在與我的熱淚糾纏,最後剩下擦不去的淚痕印在眼角。不過,縱然哭過,但心不痛,反而多出了許多自由。這一次再也不用顧慮身後發生難以面對的事情,最糟糕也不過如此。你狠心的放手,對我來說已是最殘忍的事情,現在加入了新的伴侶,這無疑就是賜我一死。 我走出你的視線,只帶走屬於我們的記憶,其他的都留給了你。一個全新的你,足可以面對生活的點滴,迎接每一片新的天地。可是,為什麼在我走出門口的那天,你將所有的風景都屏蔽了?你把我們的故事編成童話,留給我一個厚厚的本子就告別這個世界,讓我連對你唯一的一次感動都難以展露在你的面前!你就是那麼狠心,那麼絕情,從來不會給我撒嬌的機會,一直是那麼的嚴格,讓人喘不過氣。 你知道嗎?家還是原來的家,但是少了你指責我,責罵我的聲音,這個世界變得和平安祥許多,可是我不習慣。你為什麼,為什麼不跟我道別?當你在雲端看著我的時候,你會不會因為我體味到了你的愛而開心?謝謝你一直愛我,疼我,鼓勵我,讓我從遇見你開始就不再是那羞澀的小女生,你讓我成熟,讓我的內心沒有天真稚氣。你這樣栽培我,到底是為了什麼,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就撒手西去了呢?現在,我的眼中沒有浪漫的童話,只有殘酷的現實,難到這也是你想看到的嗎? 你的愛,很特別,所以我要用一生去愧疚。合上日記本,天已暗去,沒有顏色的天空也沒有溫度,杯中的菊花和綠茶早已不再清香,只有那片冰冷在告訴我,人走,茶涼。 文章來源:巫昂的春藥鋪【今夏】 |李公明的BLOG |地瓜豬寫給豬娃的閒言碎語 |糖糖的甜甜圈 |然然的BLOG |Blogging in Brazil |On the scene |天寒人寒,直須隨流。 |細品·美味 |東博書院——孔慶東的部落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