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一陣南風送來,不僅送來了南國的芬芳,也帶來了那先前所沒有的燥熱,這天兒,確乎是漸漸熱了。春與夏之間沒有了過渡的橋樑,絲絲涼風微風瞬間變成了熾熱的刑具,夏日正午的靜,烈日下死神般地無聲。我對這合肥的氣候是再熟悉不過的了,因為它很像我的脾氣,我的心情,這般變化無常,讓人難以揣測。中午還是烈日炎炎,燥熱的空氣另人窒息,到了夜裡天又陰了起來,一場大雨是在所難免了。氣候是要人去適應的,天氣也是一樣,我在想,那我們不是一直在適應生活嗎,答案是肯定的。人類打一落地就具備了這項能力,適應,或許我們只會想得到具體的事件,物化了的事情,我們生活在不停變化的氣候裡,春捂秋凍是適應來的感知。苦難與幸福是兩種生活狀態,兩個不同的內心世界,但都歌頌著人類沒有放棄過對生活的青睞,殘疾,健全,窮人,富人,當這些名詞存在一天,就說明人類認知狹隘一天。殘疾意味著某項能力的缺失,這樣看來我們每個人都是殘疾人,窮人即缺失財富,僅僅是物質財富的強調,但不意味著精神財富的喪失甚至謀取。原來,我們對事物的認知一直這般片面、狹隘,以至於無限醜陋的延續與悲哀的摧殘。浩瀚的人類世界被人為地劃分為若干個空間,我們的眼光真的需要拓展了,但這樣也好,沒了比較,我們將無處容身。我想,我還是跳到另一個空間裡吧,還是麻痺通感的能力罷,好在我可以任意走動在這些空間裡。 今個早上起來,他們都去看運動會了,我沒有去,也沒有想去的念頭,總感覺沒有什麼嚼頭,像是動物園裡的一群圍觀者,又像是古羅馬的角鬥場,有的只是血腥與貪慾。我也試圖改變自己的這種看法,於是,坐在看台上,懷著股期待勁兒,人群躍動,但還是融入不到那爆炸般地氣氛裡。參賽者與參賽者構成威脅,圍觀者關注的總是最亮的部分,有點小丑般地滑稽,總歸沒有汲取到該得的東西,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懶漢終歸還是懶漢,理念早已被慾望衝垮,其實,運動又何嘗不是慾望。沒有信仰的運動就好比是一場雜耍比賽,以此來安慰自己枯燥已久的心靈,我好久沒有見到健全的人了。我喜歡長跑,似乎只有跑可以肆無忌憚,不受約束,享受著自己毅力漸升的過程,與口乾舌燥為友,超越的快感,所以長跑這玩意靠的是體力、耐力通吃,後者為上。當我跑到意識混亂,一步步往前挪的時候,對生活的感知就又深化了一步,沒有超越生理極限的堅持,人永遠活的那麼無知與平庸。當堅持融入到我們性子裡的時候那不失為一種品質,有人說事固執,更有甚者說是老頑固,且任他說罷了。無意間,我看到了一本書,作者是某君,來到我們這做個講演,賺足了錢就又回去了,書地題目是個大的廣義的概念,幸福,題目倒是很醒目,內容實屬空洞,個人英雄主義已經氾濫到文學的著作裡了,像是蛀蟲一樣,總有一天會靠不住的。捫心自問一下,這個世界,沒有幸福的人,更沒有永恆的幸福,幸福,它就像水中月,只可嚮往,卻始終觸碰不到。 他們都走了,我呢,永遠都是一個人,似乎我就像個沒人要的孩子似的,我有這般骯髒嗎,最近,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鬱症,但我總不想的那麼愁苦,享受孤獨,醞釀快樂的源泉,有高粱,到哪兒都可以釀到酒。誰來發明一種機器:站在機器面前,一切靈肉可以分解。另外許多地方再放一架”接收機”,出來一拼,又是個原來人。有些時候,我倒是刻意躲避,去追求孤獨,對了,我為什麼要叫它孤獨呢,為什麼不是獨處呢,是獨處吧,詩意罷。我總覺得,我一個人獨處的時候看事物看的特別清澈。坐在戶外草地上、石頭上、岸邊,我會用一種特意的方法來安慰我自己,因為我的心境,已如渺渺青空,浩浩大海,平和,靜謐,淡泊。無意中,我就踱著步子走啊走啊,還是那片魂牽夢繞的地方,或許只有那才可以找到放鬆我身上每一塊肌肉,每一個細胞的地方了。園子裡一如既往,門衛睏倦的表情在向我傾訴者這片地兒給他的沮喪,來來往往的人兒五顏六色,但我曉得他們和我一樣,總歸是來尋求安慰的,當人與人之間沒了信任的時候就只有來向植物吐露情愫了。 沒覺察到,幾天不出屋,外邊的一切已經大變了樣,楊樹的葉子早已開了花,嫩綠的葉子不停地抖動著,有種想吃掉它的衝動,小時候幹過這樣的事情。視覺上的煥然一新讓我亂了陣腳,沒了數字,沒了字幕,更沒了令人反感的督促,我該從哪兒看呢,我像一個困久了的孩子,那股天生的好動勁兒又湧上來了。我看到草坪上一對母子在放風箏,孩子跑的前倒後仰,但臉上總是喜洋洋的,母親把對父親的愛延續到了孩子身上,女人永遠是最偉大的。湖水在陽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的,像是一個害羞的少女那樣刺眼,不讓我看個清楚。我就這樣走,漫無邊際的走,戀人們的擁吻喚醒了我對愛的渴望,走到一塊石頭上,我坐了下來。望了望四周,被竹林掩映的嚴嚴實實的,這下可以安心了,我望著幾乎跟我齊平的水面,晃動的波兒拉攏著我不羈的心。石縫裡有幾塊魚骨頭,應是汛期水退了,而魚兒卡在石塊裡了吧,瞬間,我感受到了魚兒的絕望,它的期盼,它的哀嚎。無能為力的向著死亡逼近,我期盼著有朝一日做它身邊的伴侶,即使死亡在逼近。我又在想,飛蛾撲火時,一定是極幸福快樂的,魚兒或許沒有反抗,沒有掙扎,而是安靜的離開,你看它的屍體躺在那兒是那麼的安詳。我端倪著不遠處的一處草,那是生長在岸邊的唯一一處草,與周邊的顏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它和我一樣吧,都是孤獨的罷。 這日子還是一天天的過,每每失落與沮喪的時候都是自己懶安慰自己,這樣看來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吧。紅塵十丈,茫茫的人海,竟還是自己的來處。

| 3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照片這東西不過是生命的碎殼,紛紛的歲月已過去,瓜子仁一粒粒嚥了下去,滋味個人知道,留給大家看的惟有那滿地狼藉的黑白的瓜子殼。——張愛玲 姐姐離家之前我做了一個長而綺麗的夢,夢打江南水鄉過,塔影和鐘聲交相映在小巷石橋邊,有很古老的深井。長滿青苔的滑膩井沿漸次飄落了胭脂色的落花。遠處傳來有節奏的搗衣聲。間或,乾淨的青石板上的浣女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衝散著水湄之上的淡煙瀰漫。 姐姐就是這麼倉促地離開。 姐姐今年高考發揮失誤,因家庭的拮据,沒有復讀,抱著包裹去了武漢的技校,生活在別處。 那天還很熱。耀眼的陽光炙烤著空氣中浮游的塵埃。我送她,到了漯河後,她自己再換車去武漢。離別,轉身的剎那。她在微笑,揮手對我說,再見了。我亦笑了一笑,僅此而已。一直會刻不容緩那個美麗而蒼涼的手勢。我知道這個將近有140萬人口的城市,每一個角落都在演繹著道不盡的悲歡離合。那些我們曾經天真編織的美好幻想,就是這樣,被露出猙獰面目的生活一寸一寸地撕碎,一寸一寸地死去。明亮的笑容,柔和的輕風,在命運咯吱咯吱的轉輪下被碾壓成了細細的粉,再也聽不到聲響。 她說:“當有些事情我們都已無能為力的時候,能做的只剩下順從的接受。” 高遠的天空,風吹著白雲飄過。我腿一蕩一蕩的坐在斷牆上,滿眼的過膝的荒草。 朋友把凝望落日的臉轉向我,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新的一天即將到來,每一個下一秒鐘都是嶄新的開始。我們都要努力了,在接下來的一年裡。 圓日已沉西,天空與大地的交界處被染成了一片血色的紅艷。 夏已老去,荒涼漸現。 開學了,號角起,廝殺震天。坐在教室裡,我的手指很不自然的蜷縮著翻動散發油墨氣味的試卷。揉了揉酸澀的眼睛努力地凝視密密麻麻的黑板,飛揚的嗆人的粉筆沫幾乎讓人窒息。 秋天的晨曦中遮天蔽日地懸浮著稀薄的白霧。我臨窗而動。打開窗戶。新鮮的空氣從窗戶空隙中絡繹不絕地潮湧進來稀釋教室的沉悶。下課後的同學並肩從窗戶外談笑風生地走過,透過方形的透明玻璃,我看到了他們陽光下的笑容。 “佛家說過的,一切事情的表現形式都是非本質的,如夢幻泡影,轉瞬間便了無一物,又好似晨霧,閃電,稍縱即逝。”朋友說,“你如果這樣看待一切事物,也可以很快樂的。” 我微笑著敲了敲飯盒,說,好了,吃飯時別說這麼多話了。 習慣了一個人沉沉地睡去,一個人愣愣地發呆,一個人靜靜地看書。在晚自習下課時,總會獨自環繞操場慢慢比跑步。在自己的鞋子踏在操場上的清空聲音中,會聽到自己寂寞的心跳,一聲一聲喧鬧著。始終沒有辦法看透那些鏡花水月,快樂一直都很陌生。周國平說,孤獨是人的宿命。是的,既是宿命,如何逃脫? 家,教學樓,餐廳。三點一線組成沒有變化的生活,就像織布機的經緯,織出的是一個樣子的單調的花色。 蒸騰而起的晨霧怕無聲息比包裹了整個校園。太陽終於有了充沛的力量衝破雲層,提醒著又是一天的開始。明亮的光線一動不動地照射在書頁上,將我從晨霧的虛擬中生生地拉扯出來。垂頭,繼續手中的功課。 同學的手機輕微地震動起來,突兀地收到她發過來的短信:“我挺好的,在這邊。你要好好學習。”我回復說,好的。然後,老師手中的一疊厚厚的白色試卷像雪花一樣地飄落下來。 囊括一百四十萬清晰的生命的城市繼續迷漫著它的重複。將要離校的日子總會給人一點慰藉。每個人的嘴角似乎帶有一點輕輕的笑影。鮮艷的紅色在長方形的白紙墨字的空隙密佈而顯得有一點觸目驚心。平靜地一下一下折疊好,放入桌膛裡。尼采自詡過他是太陽,光熱無窮。而自己像是一隻小小的蝸牛,即使在岸邊拚命地攀爬,卻注定了明年的六月的河水漲衝下側身歪倒,驚不起一點漣漪地深入沒有生命的河底。 燈紅酒綠的都市。川流不息的車輛轟隆隆地急速開過,像是深海裡突然湧動的瘋狂的魚群。雷射的虹間斷轉換地流淌著瑰麗而耀眼的色彩。她孤身一人,形影相吊,應該會比較辛苦吧。 躲在某一地點,站在一天的尾梢,手裡攥著我和她在接天蓮葉無窮碧的龍湖邊,放風箏時保留下來的這張生命的碎殼,呆呆地出神著。 夜幕之下的萬籟無聲中只剩下枯枝伴著衰草在夜風裡搖晃。 黑暗中絲絲的淚緩緩地流進耳朵裡去。 姐姐,我想你……

| 14 July, 2012 | 一般 | (6 Reads)
  因為蜻蜓眼睛是由1~3萬多個小眼睛構成的複眼。複眼把這些局部集合到一起,看東西的速度就特別快。再配合頭部左右轉動,有這樣兩隻敏銳的大眼睛,也便於提防要捕捉蜻蜓當食物的敵人。

| 16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自有屬於誰 生活在枷鎖的鐵籠裡, 嗅到自由的氣息, 聽到自由在召喚, 透過鋼筋看到遼闊的田野, 多麼想在田野上浪蕩, 多麼想在田野上奔馳, 手中這一條條鐵棒徒增啦幾份空想, 抹殺了渴望的一切。 深思, 在這裡算不出經過拉多少日夜, 人生, 在這裡談什麼價值? 火苗, 沒有啦閃爍點, 自問, 誰屬於自由, 自由又屬於誰。

| 6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輕輕的 摘下一片香樟樹葉 洗去葉上的塵埃 想著你的樣子 把你的名字 寫了上去 我把這片葉子 拋向了天空 希望白雲載著它 飄到你的身邊 讓這片葉子 落在你的心間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當平日喧嘩的住宅區因為假日而變得空曠的時候,我抽出泛黃的日記本,趴在太陽常光臨的陽台細細品讀過去。陽光雖然刺眼,但是懶洋洋的狀態卻能因為這一米陽光而清醒。這樣的氣氛中,我會一如既往地如你記憶中的我一樣,喜歡泡一杯茶,只泡著,一滴也不喝。不過,我的品味已經改變,不再是那個單純喜歡茉莉花的女生,而是複雜地摻著菊花和綠茶,在一抹清淡中,尋找另一方的靜謐。 翻開日記本最中間的一頁,你在那裡說,你一直都很難認真地把我瞭解透徹,語氣中明顯地指責我的善變。你會用各種不同的理由來推搪我的請求,不會對我妥協任何一件事,你的意思是害怕把我寵壞。我從來就不幻想我是灰姑娘,也不渴望你是有風度的王子,更不會期待你像紳士一樣有禮貌的對待我。我只是想要得到一點關心,而你卻將我驅趕出門。天空下著好大的雨,我站在風雨中,那般彷徨,那般無助,只能婉轉地回頭等待你的同情。多少次我下定決心離開你,又被淒慘的現實逼回原地。不錯,就是你說的一樣,離開了你,我將會是一無所有的流浪兒,沒有你的收留,我幾乎看不到明天在哪裡!而這樣膽怯的我永遠都在你的圈套不得脫身,我沒有能力離開你。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我還在原地踏步。 當秋天的風吹過,甚至吹痛我的臉頰的時候,你突然將一抹新風景扔在我的眼前。你諷刺我,要我好好欣賞什麼是美麗的風景,什麼才叫亮麗閃人,什麼是真實可靠。我才終於明白,森林公園裡的笑聲不是幻聽,街上卿卿我我的背影不是我的錯覺,現實很清晰地描寫殘酷,它那麼認真,那麼明顯,而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欺騙了自己。 當新的風景佔據了你和我的視線後,你的眼神變得很溫柔,但在我眼中一切都那麼冰冷,幾乎讓夏天也沒了溫度。收拾了幾件簡單的行李,走出所謂的人間天堂,沒有了任何的期待,不再盼望手機會響起,不再期待能收到你挽留的信息。而我也不會再那麼不顧一切地求一個收留。拖著行李,走在人頭擁擠的路上,不斷地與陌生人擦肩而過。風吹過,留下一陣寒冷在與我的熱淚糾纏,最後剩下擦不去的淚痕印在眼角。不過,縱然哭過,但心不痛,反而多出了許多自由。這一次再也不用顧慮身後發生難以面對的事情,最糟糕也不過如此。你狠心的放手,對我來說已是最殘忍的事情,現在加入了新的伴侶,這無疑就是賜我一死。 我走出你的視線,只帶走屬於我們的記憶,其他的都留給了你。一個全新的你,足可以面對生活的點滴,迎接每一片新的天地。可是,為什麼在我走出門口的那天,你將所有的風景都屏蔽了?你把我們的故事編成童話,留給我一個厚厚的本子就告別這個世界,讓我連對你唯一的一次感動都難以展露在你的面前!你就是那麼狠心,那麼絕情,從來不會給我撒嬌的機會,一直是那麼的嚴格,讓人喘不過氣。 你知道嗎?家還是原來的家,但是少了你指責我,責罵我的聲音,這個世界變得和平安祥許多,可是我不習慣。你為什麼,為什麼不跟我道別?當你在雲端看著我的時候,你會不會因為我體味到了你的愛而開心?謝謝你一直愛我,疼我,鼓勵我,讓我從遇見你開始就不再是那羞澀的小女生,你讓我成熟,讓我的內心沒有天真稚氣。你這樣栽培我,到底是為了什麼,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就撒手西去了呢?現在,我的眼中沒有浪漫的童話,只有殘酷的現實,難到這也是你想看到的嗎? 你的愛,很特別,所以我要用一生去愧疚。合上日記本,天已暗去,沒有顏色的天空也沒有溫度,杯中的菊花和綠茶早已不再清香,只有那片冰冷在告訴我,人走,茶涼。 文章來源:巫昂的春藥鋪【今夏】 |李公明的BLOG |地瓜豬寫給豬娃的閒言碎語 |糖糖的甜甜圈 |然然的BLOG |Blogging in Brazil |On the scene |天寒人寒,直須隨流。 |細品·美味 |東博書院——孔慶東的部落格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轉眼間一年春去春又來,又到了你的生日了,想想過去,已經過去了將近十個年頭了,我早已把你看成了我的家人,俗話說:“人生難得一知己”我想說:“人生即得一知己,縱使了卻此生也無憾了!” 人們常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但是我要說,時間的確可以淡化一些東西,但是時間永遠也抹不掉人與人之間的友誼,時間只能通過它悄悄的流逝,沖淡一切不高興的事情,但是卻會讓人與人之間的友誼地久天長…” 問世間你有多少朋友,可以在十年之內矢志不渝;問世間你有多少兄弟,可以在你高興的時候與你分享喜悅;問世間多少人,可以在你失落的時候給予你安慰;問世間有多少朋友,可以在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幫我們一把;問世間有多少緣分,可以經得住時間的考驗和捶打,陪你共同走過風風雨雨;問世間有多少人,可以在我們無聊時,說說知心的話? 又是一年花開放,生活變得好美;又是一個美麗的春天,你現在過的可好?又是一個生日,你又長大了一歲,是否已經做好了長大的準備;又是一個春秋,你是否變得更加成熟穩重? 十年真情永不變,願你我友誼地久天長,前幾年弟弟我都能陪你一起過生日,但是遺憾的是,今年我不能陪你了,你也要把你的生日過好哦… 雖然,今年的你的生日,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但是我還是要和別人搶一個頭座兒,祝你生日快樂,學習進步,高考更上一層樓 怎麼說呢,十年的風風雨雨,你我一同走過,其中的酸甜苦辣你我一同品嚐過,其中的艱難險阻,你我也曾遇到過,其中的坎坎坷坷,你我也曾共同解決過… 小羽此生能有你,死而無憾了。 文章來源:大連園林設計 |品位生活的部落格 |HOMENICE的BLOG |樹根與草的部落格 |Inside the JT |紫色木蝴蝶的BLOG |向世界出發 |澤旺扎西的BLOG |矛盾王子 |monkey的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3 Reads)
傳統演奏方法要求右手撥弦的手形是"名指扎樁四指懸",扎樁即無名指固紮在前岳山內外,跟著四指的撥弦而移動。有人比做倒垂的花朵,也有人比做雞爪形。在演奏中一般大指與中指保持五個弦距的寬度,手掌的位置應以保持大指與中指撥弦重心的平衡,掌心在從大指弦距數起的第二、第三弦距之間,手不要過於垂直,以略偏向右側為宜。   扎樁起著支撐的協助其他四指撥弦的作用。某些"四指懸"的撥弦指法中仍需用無名指的扎樁,以跟弦支撐用力。尤其大指的連續快速撥弦必用無名指的扎樁來支撐,才能用上勁。扎樁也不限於在前岳外進行,根據撥弦音色的需要而常常在前岳山內的弦上跟弦扎樁。隨著箏演奏技巧的發展,已很少使用扎樁了。   右手撥彈箏弦,以大指、食指和中指為主,無名指次之,極少用小指。在重視手指的全面訓練中,要特別重視大指的撥弦訓練。在箏曲,主旋律的撥奏主要靠大指來負擔。   大指撥弦用大關節。大關節指的是大指與手掌的根部邊接的關節。大指用大關節撥弦容易保持斜下方的觸弦角度。這種角度,發音結實、音色較好。另外,應注意保持大指與箏弦過於垂直並略向前岳山自然傾斜的位置。   食指撥弦用小關節。指的是食指略有彎曲的第一、第二關節,以第二關節的彎曲為主。   觸弦時,應避免向上扣弦的撥弦方法,並盡量使大中二指觸弦的音色接過。   中指撥弦用大關節,指的是中指與掌心連接的關節。中指向裡撥弦角度與大指大致相同,即斜下方的撥弦。中指與箏弦保持約45度的角度,略向前岳山自然傾斜。   無名指有時在岳山內扎樁,有時撥彈箏弦。撥弦時,一般用小關節,不觸弦時,自然放鬆略有抬起,注意不要碰弦。   小指在演奏中保持自然放鬆、略微抬起的狀態。在某些長琶音中,有時用小指配合撥弦。   從低音至高音的撥弦,要有一個斜線概念。右手撥弦的位置,在高音區距前岳山為3.5公分。在低音區約7.5公分,從最低音弦的撥弦點至最高音的撥弦點劃一條直線(實際是弧線),這條斜線就是右手撥弦的基本位置。由於樂曲中音色對比的需要也常變換撥弦點的位置,有時撥弦點在弦的三分之一處或接近前岳山的地方。   箏的演奏技巧十分豐富。學習時應努力通過科學方法掌握這些技巧。合理的觸弦角度是發出良好音色的必要條件;鬆弛而富有恰當爆發力的撥弦是學習各種技巧表現的基本環節。 A.右手單指指法   1.托 演奏時大指向外撥弦,即向低音的方向撥弦。撥弦角度以向斜下方用力為宜。且忌大指的第一關節和第二關節彎曲向斜上方用力"扣"弦。托的動作,是通過肩臂手及假指甲自然巧妙而協調一致的運動。彈奏的手指小關節不彎曲,以大指的根部為基點,自然用力。向斜下方撥弦。   連續托指稱為"連托"。可以用指不離弦連續托指的方法,也可用跳彈(每彈完一音手指起來再彈)的方法,前者聲音連貫,後者聲音結實且有助於指力的訓練。 托是箏演奏法中的基本指法,它用於單音或音階旋律下行的演奏,在"重勾劈托"以及下行"歷音"等指法中也要用到托的撥弦方法。   2.劈 演奏時大指向裡撥弦,指的是向高音的方向撥弦。劈的動作仍以大指連接手掌根部的關節為基點,略偏斜上方角度撥弦。 劈是托的反向指法。它常與托交替使用或連續交替使用。在旋律中,音值較短的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同度音依次出現時,經常採用劈托的交替指法。一般是先托後劈。它還運用在順弦序連續上行音的撥奏中也常配合中指食指的演奏。"重勾劈托"或"母指搖"中均包含著劈的指法。   3.抹 演奏時食指向裡撥弦。抹常用於配合大指或大中二指的演奏,也用單音或上行音階的撥弦。"食指搖"和"三勾輪抹"指法中都包含有抹的指法。   抹單獨使用時,常用大關節向斜下方撥弦。它與其它手指配合撥弦時,由於速度和手形的限制,則採用小關節(第二、三關節)彎曲略斜上方撥弦。採用這種方法時,應注意音色的統一和觸弦的靈活。   4.挑 演奏時食指向外撥弦。食指向外撥弦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大指依附在食指第一關節上,借助大指的輔助力量,以腕帶指進行撥弦;另一種是食指依靠助力量,以腕帶指進行撥弦;另一種是食指依靠自已第一、第二關節的撥動,以臂帶指進行撥弦。這兩種方法都要求中、名、小三指呈自然放鬆而略有收縮的狀態。   挑常用於單個音的演奏或下行音階旋律的演奏;也常用於與大指配合或與大中二指相互配合的演奏。在些綜合指法中如"歷音"、"反小撮"及"反重撮"中都包含有挑的撥弦指法。   5.勾 演奏時中指向裡撥弦。中指向裡撥弦的動作,以中指指根第三關節為動點,帶動全指向裡略成斜下方的運動。應注意第一第二關節不彎曲,呈自然放鬆狀態,同時在放鬆中蘊藏著一定的力量。就是以放鬆為基礎,並保持一定的力進行彈奏。勾的觸弦角度,應始終立足於彈弦,而不是象勾子一樣勾弦。只有用斜下方的彈弦,才能取得良好的音芭和音質。   勾常用於與大指的相互配合撥弦,也常用於與大指和食指的相互配合撥弦;有時也用於音音或上行音階旋律進行的。在一些綜合指法如"撮"、"重撮"、"重勾劈托"以及"三勾輪抹"中都包含有勾的撥弦指法。勾在箏曲中象托一樣,廣泛地加以使用,它是箏曲中僅次於托的一種常用指法。   6.剔 演奏時中指向外撥弦。剔不單獨使用,剔常用在與大指相配合的綜合指法"反撮"、"剔撮"、"反重撮"中,也用於右手"掃弦"、"剔挑"等綜合指法中。   7.打 演奏時無名指向裡撥弦。打常用於琶音或分解和弦的演奏。由於無名指一般不戴假甲,將個別音用無名指的打來撥奏,以取得柔和的色對比和綿緩的音響效果。另外,在一些和弦的演奏中也包含著無名指向裡撥弦的"打"的指法。   還有一種改進的指法,即用帶指甲的無名指代替中指撥弦的方法,中指從演奏八度底半的位置上挪出來,用在大指與無名指所演奏的八度內其他音的撥奏上。這種改進的指法,使得八度內不僅有食指的抹、還增加了中指的勾剔。   打用於琶音的指法順序是:由低到高用"打勾抹托",由高到低用"托抹勾打"。   8.摘 演奏時無名指向外撥。 B、右手組合指法   1.撮類指法   a. 撮:大指用托,中指用勾,兩種指法在兩根弦上同時相對撥弦。演奏時要求大中二指彈弦整齊,同出一聲以及斜下方的觸弦角度。且忌大中二指彎曲而向上"扣弦"。   撮在箏曲中廣泛使用,有時演奏單個的八度和音,不時演奏連續出現的八度和音。撮主要用於八度和音的演奏。偶爾也用於五度、六度、七度和音的演奏。   b.反撮:大指用劈,中指用剔,兩種指法在兩根弦上同時反向撥弦。反撮是與撮相反的種指法。   反撮用於八度和音的演奏。它不單獨使用,常緊跟在托、撮、勾、托或托勾的後面使用。   c.剔撮:大指用托,中指用剔,兩種指法在兩根弦上同時向外撥弦.也稱為"撮指"。   剔撮是河南流派中特有的一種指法。在河南箏演奏家曹東扶先創作或訂譜的箏曲中經常可以遇到。   剔撮主要用於八度和音的演奏。在"八度搖"指法中也包含有剔撮的成份。   d.劈撮:大指用劈,中指用勾,兩種指法在兩根弦上同時向裡撥弦。   劈撮極少使用。它有時用於上行八度和音的快速連續撥奏。在"八度搖"指法和"重勾劈托"指法中都包含著劈指的撥奏。   e.小撮:大指用托,食指用抹,兩種指法在兩根弦上同時相對撥弦。   小撮主要用於演奏三度、四度和音,有時也用於演奏二度、五度和音。   f.反小撮:大指用劈,食指用挑,兩種指法在兩根弦上同時反向撥弦。   反小撮用於小三度、四度(偶爾也用於二度)和音的演奏。它不單獨使用,常跟在抹托、托抹或小撮的後面使用。   g.重撮:大指用托,食指用抹,中指用勾三種指法在三根弦上同時使用。   重撮常用於在八度內增加一個音符的音型中,也常用於密集位置的三和弦的演奏。   2.搖類指法   a. 食指搖:食指用抹和挑連續交替向裡向外快速撥弦。觸弦時要求大指輕輕捏在食指近指尖第一關節上,這可以使食指穩固並增加輔助的力量;中、名、小三指自然放鬆而略有抬起,名指或小指不可有扎樁的動作;手掌根部輕輕搭於前岳外(但重心不要放在箏頭上)。不時手掌不搭前岳山外而略有懸空,力量通過肩傳至大臂再傳到小臂,帶動手腕的搖動,形成食指尖的密集撥弦。這時食指本身主動用力甚少,主要起著控制觸弦深淺和角度的作用。假指甲的質量,以及觸弦的角度深淺對搖指的音色、音量都有直接的關係。 食指搖在箏曲的旋律演奏中廣泛使用,尤其在長音的演奏上。   b. 拇指搖:大指用托和劈連續交替向外向裡快速撥弦。拇指搖靠大指的指根關節撥弦,即以拇指與手掌的連接處為動點,帶動全指運動。其它小關節不要向裡彎曲。大指與弦的角度,以30-40度為宜。拇指搖有時用扎樁有時不用扎樁,在快速演奏長音或時值較長的符用扎樁(扎樁一般用無名指進行);在演奏不斷變化的時值較短的一些音符時不用扎樁。拇指搖除用大關節的撥弦方法外,也有的人是用大指的小關節撥弦的。   在演奏時值較長的音符時,拇指搖常與三種指法相配合。即:   1>用勾指法與低八度音相配合,稱為"勾拇指搖"。   2>用撮指法演奏出八度音,在高音(長音)上緊接著用拇指搖,稱為"撮拇指搖"。   3>先用歷音,緊接用拇指搖,稱為"歷音拇指搖"。   拇指搖在旋律的演奏中廣泛使用,即用於長音也用於短促音的演奏。由於手形的便利,它在使用中更便於與其它指法的變換和配合,在這一點上,拇指搖比食指搖要方便靈活。   c.八度搖 大指和中指在八度和音的兩根弦上用劈撮和剔撮連續交替快速撥弦。八度搖靠手腕演奏手指關節不動,大中二指要保持八度的弦距,且手指略有彎曲以適應這種指法的需要。八度搖僅用於連續八度和音的演奏,它在箏曲中使用比較少。   d.雙指搖:食指和中指同時向裡向外連續交替快速撥弦。   雙指搖的動作與食指不同:   1>食指搖用大指輕按在食指上,由食指撥弦;而雙指搖的食指、中指都是獨立進行撥弦。   2>食指搖一般要用手掌根部輕按在前岳山外側隨撥弦音位的變化而前後移動;而雙指搖是手腕略有懸空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試用產品:居家絎縫靠墊 試用感受:它寄來的時候是用一個藍灰色塑料袋裝的,口用雙面膠封的很緊,我緊著想見它,把袋口的撕壞了。它應該算是乳白或米黃色的吧,上面有小花花,正面很厚,用縫紉機扎出圖案,很有手感,連周圍的邊也是這樣的。背面是同樣花色的布,不過是單層的,沒扎厚。背面還有個拉鏈,打開拉鏈就能看到裡面。裡面有個標籤,上面寫著「ATHOME」,然後就是棉心,包的面料很密,看不到裡面,不過偶爾還是能看到一兩條纖維露出來。 它裝得很實,靠起來很舒服。面料的花色很溫馨,放在家裡很有感覺,現在我沒事就抱著它。喜歡~ 缺點:面料顏色淺,可能要常洗。 整體評分:9.5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當兩個人發生了那種關係後,都會有哪些可能呢?你要不知道我今天就給你一一列舉出來,考慮好再決定做喲!   第一種情況,永遠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兩人迸發出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然後你濃我濃、愛你一生一世、有情人終成眷屬、郎情妾意、情深深雨朦朦、姦夫淫婦……(好像用錯詞了)……以上這種情況是理想主義。   第二種情況,兩人相愛家族反對   兩人相愛,但是因為家族的反對或者因為情敵的惡意挑撥,結果棒打鴛鴦,兩人被迫分手。而分手後女方發現自己懷孕,抱著對男方忠貞不渝的愛情,要死要活的生下孩子還要死死瞞著男方,若干年後兩人再次相聚男人發現自己已經做了便宜老爸,結果兩人默默無語兩行淚相擁在無限美好的夕陽中……這是台灣8點檔言情劇的路子。   第三種情況,一夜情緣天亮就分手   男人和女人之間就真算發生了什麼關係,就當沒有過,一夜情緣天亮就分手,從此老死不相往來。如果不是一夜情緣,那麼就狠下心,當個負心人,將另一方拋棄,快刀斬亂麻,長痛不如短痛!   第四種情況,美女在手,江山我有!   男人發現女人居然身世驚人,世家豪富。然後女方愛男方愛得死去活來,非男方不嫁,女方的父親看中了男方的才華,然後力排眾議把女兒嫁給男方當老婆,如果男方已經有老婆了的話,就讓自己的女兒和人家共侍一夫!還出錢出力幫男方開展事業!於是男人大呼:美女在手,江山我有……這是現在網絡上流行的都市 YY小說的路子。   第五種情況,無意發現自己女友是個高手   男方忽然發現自己的女友是空手道8段,柔道9段,降龍十八掌11段,九陰真經100段。而男方自己卻是一個無用的小市民,好色膽小但是心底善良有時還扶扶老太太過馬路什麼的。結果無意發現自己女友是個高手,然後男方發揮自己小市民的特點,臉皮厚耍無賴,各種損招數盡出,最後卻能抱得美人歸……這是香港無厘頭電影的套路,尤其以周星星電影為代表……   第六種情況,發現女方是國家超級無敵女特工   兩人相愛中,男方發現女方是國家超級無敵女特工家裡面的微波爐都是用的納米技術,連抽水馬桶都可以變成飛行器。而女方發現男方是蝙蝠俠的師弟,蜘蛛俠的師哥,代號城市的守護者,正義的光明使者,城市裡的遊俠,被萬民敬仰的神秘俠客,被青少年貼在牆頭的偶像人物--外號「蟑螂俠」……這是美國好萊塢暑期檔的大片的套路。   第七種情況,女方是那些窺視自己家族秘密的敵對勢力派來的   男方自己是末代某一個家族的唯一傳人,身負了家族多年的秘密,有一張藏寶圖在手。然後發現女方是那些窺視自己家族秘密的敵對勢力派來的。兩人掙扎了一番後女方棄暗投明,和男方一起對付敵對勢力,然後一番追殺後兩人找到寶藏,地點要麼就在大沙漠,要麼就在大雪山,反正都是人跡罕至鳥不拉屎的地方。   最讓人奇怪的是,就在打開寶藏的一剎那,反派勢力也趕到(他們沒有藏寶圖怎麼找到的?)然後雙方大打出手,結果一場混戰,打得混天黑地日月無光,最後女方為了保護男方而代他擋了一刀或者一槍,淒慘的倒在男方懷裡嚥氣,臨死前還掏出一疊帶血的鈔票,顫抖的聲音說:這是我最後的黨費,幫我交給組織。然後氣絕……,男方痛苦的大呼女方名字三聲,然後轉身和壞蛋搏鬥,本來不是壞蛋對手,此時卻立刻神威大發將壞蛋打的體無完膚。   最後血海深仇得報,可惜愛人已經逝去……這是國產電影……當然,如果把女人代男人擋刀擋槍的情節換一下,換成男人代女人檔槍,然後男人死去,死在女人的懷裡,那麼可以肯定這個導演是個女權主義者,而且還是第六代導演……不管男的或者女的,死來死去都死不掉,無論多少次受到致命打擊,都能從地上顫顫巍巍重新站起來深情的呼喊情人的名字,生命力之強能羞死九命蟑螂,這樣的路子……不用說拉,非張藝謀的《十面埋伏》不可!

Next